涟†群星之下

是除了脑洞以外一无所有的阿魂
既拯救不了阿尔特里亚也保护不了艾欧泽亚
永远喜欢自家孩子们
坑品极差

[龙之谷/月主圣徒]I am in your eyes(5.21贺)

觉得自己也是蛮拼的,么么哒.
一如既往的跳剧情和烂尾.

[月兔]I am in your eyes
月之领主Lune x 圣徒Cryil

Cryil有一名战士好友,他的名字叫Lune.
在Cryil的记忆中,似乎他很小的时候Lune就来到了他家,一直陪着他,包括陪着他离家出走.
Lune很可靠,就像个骑士呢.
Cryil一直都是这么说的.
那你就是公主吗?我亲爱的.
…好过分,不跟你聊天了.
Lancer一把搂过有些生气的Cryil,圈在怀里给顺毛.


有一天Cryil回家的时候,看见Lancer蹲在客厅的角落里,颤抖着把自己蜷缩成一团.Cryil走过去把他的脸扳起来,Lancer墨色的瞳中写满了悔恨和绝望.
Cryil…我快要结婚了.
他说.
Cryil留意到Lancer的右手食指上有一枚他从未见过的闪着银光的戒指.
Cryil本来想凑近看清楚,但是被Lancer一把搂进了怀里.
我不想和别人结婚,我只喜欢你一个,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Lance拥抱自己的力度是如此的强烈,似乎要把自己揉进身体里一样.Cryil想着,抬起手给Lancer擦掉不断落下的眼泪.

后来,总是有一个刺客在跟着Lancer,就算是Lancer和Cryil独处的时候也在.距离有些远,但是能让人察觉到他的存在.
就是他.
每次Cryil问起的时候,Lancer都很敷衍的把问题带了过去.
你不喜欢他.
对,我只爱你一个.
Lancer抱着Cryil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从Cryil的角度恰巧看见了Cedric眼中的悲伤.
话说,你觉得Cedric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和Lancer分开后,Cryil去到Lune的家.
说是Lune家,其实是刚离家出走时Cryil花了自己存下的积蓄买下来的.屋子外面带了一个小花园,花园里有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Cryil找到Lune的时候他正在弹琴.
那个曜…?人品不错,他挺喜欢Lance的.
感觉到Cryil的到来,Lune停下手,换了一首Cryil喜欢的钢琴曲.
和我喜欢Lance一样喜欢么?
…大概吧.
和我一样.
Lune在心里补充了后半句.
一曲终了,Lune从钢琴前走开,揉了揉Cryil的红发.
饿了么?我去给你做布丁.
好,我要鸡蛋布丁!
Cryil跟着Lune进了屋.


今天也是很普通的一天,Lancer和Cryil在他们最喜欢的花田里玩耍.
今天他没跟着真是太好了.
Lancer一边编着手上的花环,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Cryil没有回答Lancer的话,他正在忙着从新长出来的一簇三叶草中寻找着苜蓿.
似乎有什么靠过来了.
感觉到有种不安的气息,Lancer放下了手里的花环,抬头.
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心,在Lancer抬起头的那一刻,一柄浮动着黑色焰火的长剑穿透了他的心脏.
看啊!我找到了…啊!!
终于找到了苜蓿的Cryil,小心的把它连着根挖了出来,拿在手里转过身.他白净的脸庞恰好溅上了恋人的血液,顺便也染红了那朵苜蓿.
Lance——
空气中回荡着少年撕心裂肺的哭喊.
不管多少的治愈都没有用.
默念了能够增强治愈力的吟唱,使用了治疗之后,Cryil又召唤出治愈之手和奇迹之手,但伤口没有半点在愈合的迹象.
已经、没有用的了,不要浪费…
躺在Cryil怀里的Lancer,抬起手擦掉了Cryil脸上的血迹和眼泪,努力支起一个笑容.
我爱你,Cryil.
刚才还在为Cryil擦拭着眼泪的那只手,失去了控制跌落到地面.那双墨色的眸子永远失去了光辉.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和他们去巢穴的…
金发的曜搂紧了怀里已经冰冷了的圣骑的身体,试图用体温去温暖他.
Cedric,要把Lance葬…留在这里么?
不,我带他走.
Cedric摇了摇头,抱起了Lancer,朝着海边走去.
Cedric?!
Cryil站起来追了过去.
别紧张,我们是去坐船旅行,像以前我和师兄一样.
Cedric转过身,给Cryil报以一个微笑,隐约还能看到Cedric怀里抱着的Lancer脸上也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好啦,有机会再见吧.
Cryil看着两人在日光下的背影,默默低下头为他们送上祝福.


大概是以Lancer的离去为开端,经常和Cryil一起的友人也接着离去.到最后,还敢和Cryil继续交往的就只剩下月主Lune和圣徒Ciel了.
某一天在Cryil想去找Lune的时候,Ciel拦住了他.
怎么了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Cryil面前的Ciel,自称是另一个自己但是却已经无法治愈了的圣徒.
Cryil你没这么蠢,有些事情在意的就自己去查.
Ciel低头看着Cryil,绯红的眸中倒映着Cryil的身影.
嗯…我会的.
还是不太清楚Ciel在说什么的Cryil拿上东西出门去找Lune.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Ciel独自出门散步.在走到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后,他感觉到了那阵不安的气息.
没有转过身看,Ciel往前方的树上扔了一个治愈之手,刚好反弹落在了身后.
带着黑色火焰的剑气破坏了那根应该算得上是圣物的召唤物,很快一根闪耀的金光的束缚之手贴在那人身边落了下来.
躲在暗处的Cryil在召唤出圣物后跑了出来,看着被圣物束缚着的人,他忍不住惊呼出声.
黑发,红瞳,Lune的脸.
-End-

评论(11)

热度(6)

©涟†群星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