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群星之下

是除了脑洞以外一无所有的阿魂
既拯救不了阿尔特里亚也保护不了艾欧泽亚
永远喜欢自家孩子们
坑品极差

[龙之谷/毁灭圣骑]Between you and me(5.20贺)

之前坑掉的,码完当520贺文发出来.
[毁骑]Between you and me
毁灭者Andrea x 圣骑士Asgard

以Elenore的话来说,他的圣骑弟弟跟他所见过的别的圣骑士都不一样.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多数圣骑士都有,嗯…被称作「禽兽」这个属性.例如住在Winzerlenka家隔壁的那位圣骑前辈,就曾经在Elenore家里的一楼地板上用神圣十字留下了两个大洞,现在被小药剂师Alison用卡巴拉打通了做成U型滑道.
然而Asgard就不会做这种事,每天基本上都是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书,偶尔出去接一点委托,顺便帮Elenore解决一些麻烦——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大多数圣骑都有的恶习——Asgard不去竞技场.
所以说,为什么非要去当圣骑士呢,和哥哥一样当个圣徒不好么As?
Elenore很喜欢这个堂弟,虽然还未成年但是已经很成熟了,比自家只会给自己惹麻烦的亲弟弟Andrea强多了.


今天也是很普通的一天.长兄Elenore和长嫂Ian还在楼上的房间睡觉,姊姊Remis在厨房准备早餐,小妹妹Alison也没起床,而Andrea兄长一夜未归.
Andrea兄长也还是未成年吧,总是这样夜不归宿真的好么?接过Remis递过来的餐点和牛奶——Elenore说小孩子不能喝咖啡——坐在餐桌前,准备食用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金发的毁灭者满身伤痕,风尘仆仆的跑了回来.他把差不多要坏掉的锤子靠门边放着,不管Remis带上了询问的眼神直接走到餐桌前,拉开Asgard旁边的椅子坐了上去,拿起了Asgard的牛奶直接喝完了才说话.
啊As抱歉我太渴了…黑兔子还没醒吧,给我个治愈吧As?
Andrea兄长…您又去竞技场打了一晚?
早已习惯了这一幕的Asgard无奈的叹了口气,在Remis姊姊那里重新拿了杯牛奶放到桌子上后,到客厅里去拿医药箱——回来的时候牛奶又被喝光了.
Asgard把Andrea从餐桌前扯开,用医用棉签沾着双氧水把Andrea身上的伤口都擦了一边——期间Andrea疼得多次抗议Asgard为什么不用酒精擦,Asgard笑而不语.
好了,heal——
这样把伤口处理完一遍后,Asgard拿过了他兄长的魔杖,给Andrea吟唱了治愈的祝福.
哈,谢了As,不要告诉黑兔子哦?
Andrea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感觉差不多恢复了,他伸手揉乱了Asgard梳理整齐的银发,拨开刘海轻轻吻了一下.
诶…?
虽然这是每次给Andrea治疗完后他的习惯,但是Asgard每次都有点被吓到.
啧啧,多好的治愈天赋啊As,你怎么就当了个圣骑士呢?
两人转头看向楼梯口,只见Elenore披着一件外套站在那里,看着两人——应该说是Asgard.
And你又跑去打架一晚没回了,要不要去陪你嫂子练练?嘶…
Elenore话说到一半,情不自禁的弯腰捂住了下腹部—–昨晚那下可真疼啊…
噗…
看着堂兄一脸痛苦的表情,Asgard猜到大概是昨晚他又对堂嫂做了些什么.Asgard吃完了他的早餐,把餐具都放到水槽里泡着,拿起他的权杖出了门.
我先出去了…不用管我午饭了.


Asgard要去找的人是他的一位圣骑前辈,不过虽然被称为前辈,其实也没比Asgard大多少.
Asgard去到Lancer的家的时候,离开一段距离就能看到Cryil在院子里浇花.
Cryil是Lancer的恋人,他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圣徒.虽然用漂亮形容男性似乎有点不妥,但是他的确是很漂亮,不看喉结的话真的会被当作是发育不太好的女性.
As好久不见——你是来找Lance的吗?他出门了,大概是去海边的花田了.
Asgard道了谢,在不好意思的收下了Cryil做的一些小甜品之后才离开了他们家里,前往花田.


Lancer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花田,Asgard和Lancer的初遇也是在花田.
Asgard去到的时候,Lancer坐在樱花树的树枝上,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Lancer前辈.
Asgard站在树下喊他.
呀As,怎么来找我了?不是说了不要叫我前辈么.
Lancer转过身来看着树下的Asgard,他往外挪了一点给Asgard腾出一个位置,挥挥手示意他坐上来.
Asgard很快就爬了上去,坐在Lancer身边.Lancer笑了笑,把Asgard头上几根翘起的发丝又按了回去.
你有什么事么?
嗯…我觉得有人喜欢我.
Asgard侧过头,看到Lancer的手上握着一只未编制好的花冠.
呀这不是很好么?As这么可爱一定有很多人喜欢的.
Asgard看见Lancer身边还放着一些花,于是他拿起来跟着编了个手环大小的花环.
但是那个人是我的堂兄.
呀,Elenore有了我哥还不够么?
大概知道Asgard找自己是什么事,Lancer又重新低下头编那个花冠,顺手把除了红白二色以外的花挑出来放到Asgard旁边.
不是Elenore兄长,是Andrea兄长…给Cryil前辈的么?
呀那个战士啊,直接问他好了,嗯.
看着手中差不多成型的花冠,Lancer又随手摘了几片叶子装饰上去.
直接说么…?
嗯,战士都很蠢的,特别是那个叫Lune的蠢月主.
Lancer稍微调整了一下手中的花冠,看到Asgard的花环也差不多编好了,便把花冠放在一边看着Asgard的动作.
对了Lancer前…Lance,你是真的喜欢Cryil么?
…当然啦.
Lancer看向了前方的海面.
和煦的日光照在Lancer的脸上,带着腥味的海风把他淡金色的短发吹起.Lancer似乎整个人都溶进了这日光中.
就算有一天我会因为Cryil而死也无所谓,因为我是如此深爱着他.
Asgard看着他,觉得有点眩目.
…啊对了As,你不用回家吃中饭么?
我跟Remis姊姊说了你会包的.
…算了,走吧!
抬起手扶了下额后,Lancer一手拿着花冠,侧空翻下了树朝城镇的方向走去.不想冒险的Asgard拿着小花环慢慢爬下了树,也跟了上去.


午饭过后Asgard回到了家.也快要到下午茶时间了,不出意外的,Andrea正在被Elenore抓着骂.
这么喜欢出去浪,你自己过算了别回来了.
我不是、我…啊As回来了!
Andrea看着门的方向,看到Asgard推开门就喊了一声,然后拉着他去到了Asgard的房间.
正当Andrea松了一口气,放松的坐在Asgard床上的时候,他看见他的弟弟很严肃的站在他面前.
Andrea兄长…And,我有事情要问你.
啊…什、什么呢?
Andrea有点被吓到,因为在他印象中Asgard从未用这样的语气与他对话过.
难道被发现了么?Andrea有点担心又有一点点期待.
And,你喜欢我,是么?
Asgard看着他翡绿色的眼睛.
不、不只是喜欢,As,我爱你,就像Ele哥哥爱Ian嫂子那样.
Andrea伸手压在Asgard的身上,把他往下推,直到两人都躺在了床上.然后他翻身把Asgard压在身下,伸手解开他上衣的扣子.
As,你害怕么?我可以停.
不没事的…我可以.
Asgard摇摇头,勾着Andrea的脖子抬起上身吻上了他的唇以作回应.
This is a secret between you and me.
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话.
-End-

评论(25)

热度(4)

©涟†群星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