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群星之下

是除了脑洞以外一无所有的阿魂
既拯救不了阿尔特里亚也保护不了艾欧泽亚
永远喜欢自家孩子们
坑品极差

[双圣]暴君物语

失踪人口回归
我真的有在码字!

Ch.2 出逃(上)
在那之后我就和夏尔熟悉起来了。爸爸很高兴,他认为这能为我们家带来几笔大生意,妈妈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夏尔自己好像没这样的认知,他除了偶尔会来找我玩以外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了。

本来今天他没有提前跟我说要过来的,但是他却让人来找我了。

“夏尔少爷发现了一个新的娱乐场所,他邀请您去和他一起玩耍。”下午茶时间还没到,就有两个穿着不太合身的西装的男人来敲门了。虽然有点怀疑,不过他像这样突发奇想就把我叫出去也不是没有过的事。于是我跟管家说了句我出去玩了以后,就跟着那两个男人离开了家。

到那两个男人带我走进一片树林的时候,天边已经开始泛红了。我有些奇怪,以前夏尔找我出去玩的时候基本都不会在这么晚到郊外去的,而且…路德维希子爵家的下仆会穿着不合身的西装吗?那两个男人的表现也不像是穿惯西装的人。前面也看不到路,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我已经有点不想去了,但是夏尔…他等不到我的话会自己回家的吧,如果那两个男人的确是他们家的下仆的话,如果不是我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于是我逐渐放慢了脚步,那两个男人并没有留意我的行为。在我觉得已经离远到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之后,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就往来时的方向跑——我对我的跑步速度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夏尔都被我甩开过好几次。然而我还是太高估我自己了,树林里怎么看都是差不多的场景,我根本分不清路。还没跑出去多久,我就被其中一个男人从背后捂住嘴捞了起来,旁边另一个男人朝他抱怨着:“我就说叫你谨慎一点,这种小鬼可机灵了,很容易暴露的。”

“你他妈光说我,怎么不想…啊!”我趁着那人分神聊天,没怎么注意我的时候,用力朝着那人的手咬了下去,待到他吃痛放开我的时候我又乘机跑开。这次根本没跑出去几步,我就感觉到后脑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眼前一黑,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关着门的木屋里,手脚都被绑起来了,嘴里还塞了一块恶心兮兮的布。我试了一会,但还是没能把那块布弄出来,所以就只能继续咬着了。

过了一会儿,木屋的门打开了,从门那边进来了四个人。其中两个是刚才诱拐我的,一个似乎是他们的上司的,还有一个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的跟在他们后面。

“这就是格诺拉家的小鬼吧?”那个看起来像上司的人转头问了一句。

“对,就是他,可狡猾了,好几次想跑掉都被我们抓回来了。”那两人回答。领头的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朝我走了过来,他扯掉了我嘴里的布,笑嘻嘻的看着我说:“别紧张啊小少爷,在这老实呆几天你就可以回家了。”

“你,你们想干什么!”我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着,一点点挪着身子往后退,但是很快就触到了墙面。那个男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伸手过来想摸我的头,但是被我躲开了,然后他就反手扇了我一巴掌,力度很大,让我感觉整个脸都很痛。

“兄弟们最近缺钱花,就问你家借点。你他妈最好给我老实待着,不然…呵呵,有你好受的。”

我不敢动,再说我现在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定在那里。那男人似乎是认为我学乖了,轻蔑的笑了一声,然后转头对最后面的那人说:“喂,这几天就你来照顾他。小心点,别让他跑了,不然连你照办。”那人沉默着点了点头,之后他们四个就出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简陋的木屋里。

周围什么都没有,我对时间的把握也不是十分精准,只能看着从木板的缝隙里透出的光线来大概估计时间。啊,说起来我出来之前还没吃下午茶呢,午饭也吃得不是很饱,现在饿着有点难受…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听到门那边传来一阵摆弄铁器的声音,之后很快门就打开了,之前跟在最后面的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托盘进来了,托盘里面放了一杯水和一块看起来就觉得很难吃的面包。他把托盘放在我前面不远处,他自己就蹲在托盘后面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现在不想吃,手被绑着也没办法吃,被人这样盯着看就更加吃不下了。那人也没说什么,继续那样,盯着我。我感觉胃有些痛了,就想开口叫那人帮我把手上的绳子解开。但是没等我出声,他就把托盘端走了,然后门也重新锁上了。

胃好难受啊,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逞强的,好饿,但是现在也没办法把那个人叫回来了。我会不会死在这里啊,我死了的话爸爸妈妈和夏尔会怎么样,夏尔会为我哭吗,爸爸妈妈会不会再生一个小孩啊。啊今天好像还没洗澡…各种杂七杂八的想法在我脑子里翻腾着,似乎产生了头也开始痛起来了的错觉,不知不觉间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被那个人推醒的,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待我完全醒来之后他又恢复那副冷漠的样子了,大概是我皱着眉头捂着胃的样子吓到他了。借着从门外透进来的光线,我仔细的打量着他。他大概就比我大两岁左右,长的挺好看的。他的头发是像红纹石一样的淡粉色的,眼睛有点像琥珀色,也可能要更淡一点,逆着光看不清。至少从外貌上看,他跟那些男人根本不像是同一类人啊。给人的感觉也不像,他就像拂晓时的月光,清晨时的露水,仿佛不属于这世间,不知何时就会离去。

他又把那个托盘端到了我面前,里面的东西还是没变,我甚至怀疑他根本没有换。

“那个…”我把被绑着的双手举到他眼前,“你这样绑着我我吃不了…能不能先帮我解开,之后再绑起来?”

他思考了一会,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因为不会解还是懒得解,他直接掏出一把匕首把绳子划开了。我饿的有点难受,没活动下手腕就急着拿起那块面包嚼了起来。果然,一如想象中的难吃,但是现在也挑剔不了了。

吃完面包后我把那杯水也喝了,但是还是感觉不够。我把杯子递给在一旁发呆的人,说:“这点不够喝,再去帮我拿一点吧。”

他倒是很干脆地走掉了,门也开着。我刚想起身跑走,摔倒在地上才意识到我脚还被绑着的事实。一点点挪出去的话也太慢了,而且动静太大容易被发现,还是再等别的机会好了。

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带水龙头的酒桶。他把酒桶放在我旁边的一个箱子上,从酒桶里用杯子接了一杯水递给我。我接过,喝了下去。看着我喝完了水,他转身准备离开,然后我叫住了他。

“喂!”他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啊?”他没理我,继续走了出去。门关上了,从外面又传来悉悉索索的铁器声。

不会说话吗?真可怜…应该也是被拐到这里来干活的吧。

能带着他出去就好了。

-TBC-

评论

热度(2)

©涟†群星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