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群星之下

是除了脑洞以外一无所有的阿魂
既拯救不了阿尔特里亚也保护不了艾欧泽亚
永远喜欢自家孩子们
坑品极差

[双圣]暴君物语 Ch.1

Ch.1 伤口

卡西乌斯历18年

我们家是做宝石交易的。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好像是爷爷突发奇想想做这个就开始做了,他已经死了,我也不能直接问他,不过交给爸爸倒也还做的不错。但是现在战争刚结束没几年,大多数人都没心思和经济实力购买宝石,会光顾我们家的也只有那些有钱又与世无争的小贵族了。于是爸爸就带着我去拜访那些家族,说是为了我以后积攒人脉。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去,不过我也反抗不过他,因为妈妈也跟他保持着同样的看法。

大人的眼神都带着恶意,我是这么觉得的,她们净会对着别人指指点点的,评论家世、地位、衣着之类的,我是真的很害怕。不过害怕也没有用,再怎么说爸爸也不会理解我的,只会觉得我是在耍脾气。

今天要去的是路德维希子爵家,他是神圣骑士团的人,因为祖辈在战争中立下了功劳而受封世袭爵位,但是子爵本人却表现不佳。这是写在爸爸给我的资料上的,他要求我在到子爵家之前记熟。但是这有用吗?子爵又不会跟我说话,最多也是跟爸爸说话而已。

果然,去到子爵家之后爸爸就跟着子爵去不知道什么地方了,就我一个人被丢在玄关这里。我不知所措地四处张望,看到离我不远处两个女仆在小声议论我。

我本来打算过去叫停她们的,但是我突然看到了离玄关不远处的一道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红色头发的女孩子,她手里抱着几本书,准备走上楼。

好可爱的女孩子啊,一定是子爵的女儿吧。我这样想着,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于是我移开了视线,把手背贴在脸上降温。然后我听到了放下东西的声音,一小阵脚步声,之后我的手就被抓住了。我转过头,看到她拉着我的手,“小哥哥,我们去院子里玩吧?”她的声音软糯糯的,就像前几天刚吃过的草莓大福一样。凑近看她才发现她的头发是用一条黑色的发带束起来的,混在暗红色的头发里不太显眼,眼睛是很通透的石榴石色的。她见我不回话,拉着我就往外走,“反正肯定是小哥哥家里人过来之后就把小哥哥忘在这里了嘛,来陪我玩嘛。”我回了声“好啊”就被她拉着往院子里去了。

爸爸和路德维希子爵的谈话是被我的哭声打断的,他们跑出来的时候那孩子正扯着我的头发往地上拽,她——他还踹了我几脚。

“夏尔你怎么又这样,快给我住手!”子爵一边喊着一边跑过去拽开了他。在摆脱开他之后我就哭着跑到爸爸身后躲起来了。爸爸护着我退开几步后,转身蹲下,伸手给我擦眼泪,“乖啊拉撒路,别哭…来把手拿开让爸爸看看。”于是我就把手拿开了。

他还咬我脸,好痛的!

然后子爵压着他走过来了,骂骂咧咧的要求他来道歉。刚被他揍完我还是很害怕的,于是就躲起来了。他也没有道歉,趁着子爵放开手就就跑掉了。之后爸爸又和子爵客套了几句就带着我离开了。

小孩子力气也不怎么大,回到家之后被打的地方基本上也不疼了,但是脸上被咬的印子还在。妈妈看到之后心疼地说了爸爸几句,叮嘱了我以后不要跟打人的坏孩子来往,然后就让我带着点心回房间去了。本来我是想回房间继续画早上没画完的画的,但是心情怎么也平复不下来,就连吃最喜欢的草莓大福也没用了。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就打人的啊,如果我被打了一定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吧。但是我实在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啊,那怎么办…

那一刻,我做出了一个改变了我一生的决定。

我换了套衣服,带着没吃完的草莓大福去找他了。

我去到他家的时候差不多是黄昏的时间了。我本来想敲门的,正当我抬起手时,有什么东西从我背后砸了我。我回头看,看见我要找的人就在我身后不远处,他一手抱着书,一手还维持着将物体抛出的姿势,“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啊…”本来就还没想好说什么,见到本人之后我直接就懵了,于是我跑过去,把手里的袋子塞了给他,“这个给你!”

他把手里的书放在地面上,打开了袋子,“这是什么啊?”他拿出其中一个草莓大福举到面前,忍不住捏了捏。

“是草莓大福,很好吃的,给你哦!”

“给我吗…”他小声说着,咬了一口,然后睁大了眼睛,“好吃诶,我以前没吃过!”

“是吧!”

我回答完之后他就不说话了,气氛正尴尬的时候,他拍掉了手上沾到的糯米粉问我,“那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额,就是那个…你为什么要揍我啊?”

“啊,这个啊,”他拍了拍手,然后伸出手指着我,“我说你,肯定又是把我当成女孩子了对吧!” 

他这副模样十分有压迫感,而且被说中了内心的我也有些不安,也就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见我不说话了,又接着说:“你们每个人都是,连别人的性别都会认错吗?而且那个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看真是恶心死了…”

“那、那么,对不起哦…”

“诶?”他似乎对我说的话感到有些惊讶,就这样停下来收回手微张着嘴看着我,“你干什么啊?”

“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你错认成女孩子的…”

他好像没被人这样对待过一样,不自然地左顾右盼着,“啊我、你这样干什么…”

我猛地抓住他的手,迫使他直视着我,神情很认真的说:“好啦,现在轮到你道歉了。”

“诶?我…”

“被你揍很痛的,你也要道歉才是啊。”

他涨红了脸,目光四处游荡,犹豫了好一会之后才用很细微的声音支支吾吾的说:“对、对不起…”

“好啦!”我笑着松开他的手,然后朝他伸出右手小指,“来拉勾勾吧?”

“这是,什么啊?”他眨了眨眼睛,一脸迷惑地看着我。

“和好的仪式哦,拉完之后就是朋友了!”

“朋友,啊…”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小指看了看,想了会不知道什么之后抬起手靠近我的,“这样就可以了吗?”

“要拉勾哦。”我勾着他的手指上下晃了几下,然后松开了,“这样我们就是朋友了!”

他愣了会,然后有些慌乱地蹲下身拿起书转身往他家的方向走,“我要回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有些惊讶的回头看着我,“什么啊,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来找我吗?哈哈哈哈…”他抬手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然后认真的看着我说,“给我记好了,我叫夏尔,夏尔·路德维希。”

“好我记住了,你也要记住我的哦,拉撒路·格诺拉。”

“你名字好长。”

“不就比你的多了一个音节吗?哪里长了!”

“好的我决定啦,以后就叫你拉兹吧。”

“喂这个,只有我妈妈这么叫我啊…”

“我才不管呢就这样叫了!之后再一起玩吧拉兹。”

他就这么大笑着跑回家了。

我就这样气鼓鼓的回到了家,之后还因为突然跑出去和晚归被爸爸责骂了。

-END-

今天也是压死线更新的阿魂
大概是半月更_(:

评论(4)

热度(4)

©涟†群星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