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群星之下

是除了脑洞以外一无所有的阿魂
既拯救不了阿尔特里亚也保护不了艾欧泽亚
永远喜欢自家孩子们
坑品极差

[战牧]某天我遇见的有点神经质的牧师

Ch.1 火光中的少年(中)
我不喜欢医院,所以自然也没有在医院过夜。
第二天我准备去医院接他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他好像没有别的衣服了——我不认为那几块破布还能被称为衣服——就按着记忆里他的尺寸到商店里买了一套跟那个人的儿子差不多风格的衣服,虽然我的审美已经没什么好说了的,但是那个人的话应该还好吧。然而我带到医院之后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道了谢之后就默默换上跟着我离开医院了,让我有点小失望。
从医院出来不一会就到了那个人的家,按下门铃之后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不过来的不是往常的仆从,而是那个人的儿子,这就让我感觉有些奇怪了。可能是因为我这次来带着一个比他小一点的男孩子,他看上去有点兴奋,叫了一声“雷米哥哥好。”之后就拉着那孩子的手跑进去了,我就这么被晾在门外,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出来叫我进去。
我进去之后才看到那个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满怀恶意的摸我的头:“诶呀小雷米还是没长高啊~”
“滚开,你都已经快要四十了,就不能正经点吗,兰瑟尔可是看着你呢。”我假装踹开他,趁机退开往两个小孩那边靠近。那孩子看着我的动作,沉默了一会开口:“…大叔。”
你昨天还叫的大哥哥的!
那个人好像才发现他家里多了个不认识的,走过去想摸那孩子的头结果理所当然的碑躲开了。他“啧”了一声,开口问:“喂雷米这小孩你从哪拐来的,叫什么?”
我突然才反应过来我还没问过他的名字,于是我看向他。他回看了我一眼,低下头。没有名字吗?我想。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开口说话了,虽然声音很小:“…罗泽,罗泽·诺特。”
那个人脸色一变,他走过去摸了摸他儿子的头交代他带着小罗泽一起玩之后,就把我带到了会客室,让仆从送来红茶和茶点之后让他们出去。
“怎么了么,”我问,“这个名字好像让你很不安?”
他把一个文件夹递给我。我接过打开看,发现里面是关于孤儿院大火的现场勘察资料的复印件和罗泽的个人档案,档案上记载了他在孤儿院时的行为。
“…多次打架,自残,有双重人格倾向。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完之后还给他。
“昨晚出事之后,我叫我在审判庭的人复制了一份资料和抽一份最可疑的档案给我,所以今天你带那孩子来我才会这么惊讶。”他整个人向后靠到沙发上,把资料随手扔在一边,“大概就是他没错了。”
虽然我已经知道了,但还是感觉有些不可置信,毕竟谁能想到一个7岁的幼儿能干出来这么大一件事呢。“那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把他交到审判庭不是么?”他坐直身子,单手撑着脸看着我,“毕竟,杀人偿命啊。”他说完,嘴角随着尾音上翘,露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笑容。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说明什么吗?我拿起茶杯抿了,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带我去孤儿院。”
作为火灾现场的孤儿院现在一定已经被封锁了,如果我想进去调查的话只能通过他——自己进去当然也不是不行,但我并不想惹太多麻烦,把罗泽带回来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了。
”你疯了的话我可不想陪你一起疯。”他重新坐直了身体,一脸严肃的盯着我,“那里现在到处都是教廷的人,你去了就别想回来了。”
“你放心,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我嗤笑了一下,“除非那个女人亲自过来,其他普通牧师是抓不到我的。”
他盯着我又看了会,最终叹了口气,抓起挂在一旁的外套下了楼,我跟在他后面。
楼下兰瑟尔和罗泽在一边吃着点心一边看绘本。听到我们的脚步声的兰瑟尔抬起头,跑到了他面前抬头问,“爸爸是要和雷米哥哥出去吗?”
“是的哦,”他略微蹲下身,抚摸着他儿子的头,“小兰斯乖乖留在这里陪罗泽弟弟玩,等我回来给你带惊喜好不好?”
兰瑟尔高兴的回了一声“好”之后就跑回去和罗泽继续看绘本了。
我留意到从兰瑟尔跑过来开始,罗泽一直在盯着我看,眼神里带着深深的不安。我安抚的朝他笑了笑,便离开了这里。

从他家出来,没走多久便到了孤儿院。的确如他所说,这里到处都是教会的人,虽然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我还是本着不惹事的原则避开了他们。
然而还是有避不开的。正当我们准备从孤儿院的正门进去时,被两个身穿圣殿骑士团制服的人拦下了。
“抱歉,现在这里禁止进入…拉撒路前辈?”
“啊是你们啊,”他微笑着向两人展示了他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那枚戒指,“可以让我进去吗?这孩子弄丢了重要的东西在里面。”他说完,拍了拍我的头。
我抬头不着痕迹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蹲下身假装哭闹,“呜…小罗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不管我不管就要进去找小罗泽…”
那两个人很明显不知道怎么安抚大哭大闹的小孩,他们对视了半天后,其中一个人才支支吾吾的说:“尸体都放在…”
“拜托了就让我们进去吧,我知道规矩的。说实话,要不是这小孩太烦我都不会带他过来的。”他趁机插话,于是我果断的踩住他的脚,碾。他面不改色的继续跟那两个人交流,他们商量了一下之后也就让我们进去了。
一进入孤儿院,我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孤儿院内的地板和低一点的墙面几乎完全变成黑色,上面有用白色粉笔描绘的人形,往里面的房间这样的痕迹变少了,但是更密集了。很难想象,这样的场面是一个刚满七岁的孩子造成的。我蹲下身查看一处痕迹,还没等我分析完,他就附下身凑过来问我,“怎么样?”
“暗黑系魔法,具体怎么样看不懂。我不懂魔法,具体大概要等她回来了。”说完,我站起身,象征性的拍了拍裤子,然后无视他往外走,他也赶紧追了上来。
之后他又跟那两个守门的聊了一会就离开了。我看他有些烦恼的四处张望,便开口问他,“怎么了?”
“还没想好给小兰斯带什么回去…”他烦躁的抓了把头发,继续往回走。然而没走出多远他被另外一个人叫住了。
“请等一下,拉撒路前辈。”
-TBC-
第一人称:黑暗复仇者 雷米·穆林特

大家好这次依然还没完结
我的懒癌已经没救了
有人愿意加我Q陪聊天(cui geng)嘛
913635959

评论(5)

热度(7)

©涟†群星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