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群星之下

是除了脑洞以外一无所有的阿魂
既拯救不了阿尔特里亚也保护不了艾欧泽亚
永远喜欢自家孩子们
坑品极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适合吗
没问题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能不能好了
真实混乱
所以就是为了这个才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理一下自家oc

大概是按脸分组的[.


①希瑞尔·基尔伯特←这孩子是万恶之源之一
是在东二的圣徒儿砸,原先存在的世界线是3rd,因为加了暗牧魔改设定在2nd-3也存在。
名字的话是一篇很喜欢的文里的圣徒的名字加上普爷的名字。
没记错的话跟初设比起来改掉了很多,但是17岁的时候离家出走了但是还领着家里两份零花钱这个设定没改。
15岁之前因为母亲的产后被害妄想症没有离开过家门,15岁之后在同父异母的兄长的保证下允许在教会活动。
一直都很小只,矮矮的,看起来一推就倒,甚至在15岁的时候还能被兄长轻松抱起。
无论在哪条线初夜都是酒后乱性的…嗯。
性格初设是很娇纵的大少爷的感觉,现在改成了很装傻但是其实心里什么都知...

新年了…
各位新年快乐啊_(:3

文稍微求个回复[喂

[双圣]暴君物语

失踪人口回归
我真的有在码字!

Ch.2 出逃(上)
在那之后我就和夏尔熟悉起来了。爸爸很高兴,他认为这能为我们家带来几笔大生意,妈妈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夏尔自己好像没这样的认知,他除了偶尔会来找我玩以外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了。

本来今天他没有提前跟我说要过来的,但是他却让人来找我了。

“夏尔少爷发现了一个新的娱乐场所,他邀请您去和他一起玩耍。”下午茶时间还没到,就有两个穿着不太合身的西装的男人来敲门了。虽然有点怀疑,不过他像这样突发奇想就把我叫出去也不是没有过的事。于是我跟管家说了句我出去玩了以后,就跟着那两个男人离开了家。

到那两个男人带我走进一片树林的时候,天边已经开始泛红了。我有些奇怪...

别说了,我…
呜呜呜呜…
阵容是六星生生生连 六星满暴162暴伤狗 五星生生暴桃花和兔火
速度是兔火连晴狗桃
一层开自动尽量满血进第二层
第二层狗平a两边的吸血姬 其他全部不打对面 等到你觉得狗差不多能一波带走的时候开大
如果有剩下的吸血姬的话狗是一定会死的 兔火可能死一个 剩下的就开盾奶苟到对面吸血姬差不多满血 先复活辅助后复活狗 然后重复以上 尽量满血进第三层
第三层第一轮直接打 黑晴开盾之后除了狗平a以外其他不要打 第二次平a之前一定要确认套着晴明盾或者连盾 不然必死 贴暗灭的话因为桃尾速所以到她的时候其他人的暗灭都解了 所以直接奶不怕 以防万一的话套着盾奶
不知道狗雪黑晴的顺序重不重要…没试过
嘛总之打过了就好!!以后我再也不想碰狗十了!!

你们猫魅都这么烦的吗

最近去玩ff了!捏人真的很开心!
[虽然基本上是照着dn的孩子捏的
体型差超可爱!!!!

0.
我是一只白龙。
在我准备踏上冒险者的道路的时候,我在家门口捡到了一只猫。

LONER的repo

@北极圈疯人院重症患者

本子其实到手好久了但是今天才拆…前段时间没什么空是我错了[土下座
拆快递的时候看到了钥匙扣十分开心!买本子这么多次终于抢到了特典!x
光留意钥匙扣了也没看明信片 在wb看到别人的repo才记起来有明信片这回事 拆开本子看的时候不仅看到明信片还看到了小卡片我都要跳起来尖叫了——!是小白龙的——!!!!
一开始看到本子封面我还以为是水下什么的 看完觉得大概是迷雾吧…救赎的意味?吧?
看到小时候的牧师在哭就很心疼了,想亲亲抱抱举高高
战斗场面超帅!牛牛画的好可爱啊感觉!
「两个孤独的人相遇,从此世界有了颜色。」那里简直帅飞了!!!!表现超棒!!!!太太请收下我的膝盖!!!![跪地...

[刺牧非cp向]近未来梦境

黑刺的官方pv是真的好 有种垂死梦中惊坐起的感觉
特别暗牧还出场了 看起来剧情里戏份应该挺多的 开心
打鸡血来腿个短篇
其实是之前扔的提纲的一部分
顺便等一个黑刺的非官方译名(例如黑暗教主→黑暗主教这样)

大概是中二病黑刺x(伪)守寡暗牧

卡西乌斯历114年

“漆黑噩梦之召使哟,吾等现在前往之所为何处?”
“不想跟着就闭嘴乖乖回到地下去。”
在女神的噩梦和迷之大陆的剧毒的污染下,阿尔特里亚的地表已经污秽不堪,别说生存了,就连行走也十分困难,因此神圣天堂的幸存者都转移到地表以下生活。按照常理来理解,现在活着的应该只有长时间在黑暗边境与女神噩梦接触的黑暗女神官,拥有女神官血统且承受了噩梦之力的黑暗主...

刺牧 50年后未来世界观
地表被污染 全员生活在地底
外传组除了牧团灭 萝莉是依照牧的记忆培养出的人造人
中二病刺有黑暗力量 想追萝被牧拦住了 然后“男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牧前往地表的时候被刺跟踪 出去了发现刺没事就带着走了
黑暗边境 女神官只剩下米克尤皮 尸体失踪了
去寻找尸体

几个校园pa的小段子

最近我浪的太厉害差不多要挂科了 更新时间要延长

*因为背景设定不同,所以有性格修正,但的确是同一个人物

设定:
大四:埃瑞斯(雷神)
大三:夏尔(圣徒) 拉撒路(圣骑) 雷米(复仇)
大二:亚连(十字军)
大一:伊安(雷神)
高三:兰瑟尔(圣骑)
高二:希瑞尔(圣徒) 罗泽(主教)

1.
校运会,男子1500m决赛后,刚跑完的拉撒路抱着夏尔不松手,还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再也不跑1500了!谁跑谁傻逼,抓我去报名的也是傻逼!”
夏尔强忍着把怀里的人摔到地上的冲动轻轻地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好好好,不跑就不跑,你下午还有5000呢别哭背气了。”
不远处的广播台正在宣读成绩。
“第一名,拉撒路·格诺...

[双圣]暴君物语 Ch.1

Ch.1 伤口

卡西乌斯历18年

我们家是做宝石交易的。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好像是爷爷突发奇想想做这个就开始做了,他已经死了,我也不能直接问他,不过交给爸爸倒也还做的不错。但是现在战争刚结束没几年,大多数人都没心思和经济实力购买宝石,会光顾我们家的也只有那些有钱又与世无争的小贵族了。于是爸爸就带着我去拜访那些家族,说是为了我以后积攒人脉。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去,不过我也反抗不过他,因为妈妈也跟他保持着同样的看法。

大人的眼神都带着恶意,我是这么觉得的,她们净会对着别人指指点点的,评论家世、地位、衣着之类的,我是真的很害怕。不过害怕也没有用,再怎么说爸爸也不会理解我的,只会觉得我是在耍脾气...

[双圣]暴君物语

*BE确定
*一方死亡一方结婚
*主角是神经病

Ch.0

兰斯来找我的时候,我还在整理房间。

“诶,老爹啊。”他一边说着,盘腿坐到我身旁,“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排斥希瑞尔啊?”

“我没有啊。”我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旁,转过身看着他,

“明明就有。”他单手撑起脸,另一只手在空气里一点一点的,是在回忆着什么,“每次希瑞尔来玩老爹都不好好说话啊甩脸色啊什么的,为什么不喜欢希瑞尔嘛。”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转头看着窗外。从我房间的窗口看过去能很清楚地看到家族墓地的全貌。在整齐排列着的墓碑之间,有一座看起来很简陋的石质十字架,上面绑着一条黑色的布条随风飘荡着。

兰斯也大概了解了什么,他换了个语气,有点...

[双圣]暴君物语——新坑预告

「童话书里不是都说了吗,施行暴政导致众叛亲离的暴君被有声望的勇者集结暴君的旧部打倒,不是很帅吗!我就是要成为那样的勇者的。」
「这孩子…以后会是了不起的武器的。」
「不要随便说这种话啊!…告白什么的。」
「我只喜欢你一个人哦,从第一次见面就很喜欢你了。」
「那就让我成为追随你的骑士吧!」
「能够成为那位大人的部下真是太好了!」
「夏尔·路德维希,以通敌叛国的罪名将你逮捕!」
「不要碰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父亲大人,我想与您做个交易。」

——这是关于,被抹去存在的那人与陪伴他到最后的恋人的故事。
——即使一切已经无法改变,也总有人会记得的

新坑《暴君物语》,《-...

翻到了一个古老的有关暗牧的设定…

[战牧]Sweet(又名魔法师的料理真的不能吃

可怜兮兮的给自己的成年礼
是那篇结局后的设定 算是微剧透吧
关于年龄:奥莉薇娅19(外貌 雷米23(外貌 罗泽25

Sweet
雷米回到家的时候,在饭厅发现了本应在外面旅行的奥莉薇娅。她坐在饭桌前,双手放在桌上撑着头,专注的看着面前的烤盘,然后低笑了起来,而在那个烤盘里整齐的摆着六块粉色的曲奇,看上去还挺好吃的。
“你怎么回来了?”雷米拉开奥莉薇娅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也单手撑头看她,然而后者并没有什么反应。
“喂。”
“喂!”
“奥莉薇娅!”
在雷米自认为连续叫了奥莉薇娅三次无果后,他犹豫了一会,选择换了个称呼。
“…莉芙。”
仿佛这时奥莉薇娅才回过神来,她双手叠起放在胸前,看着雷米的方向说...

[战牧]某天我遇到的有点神经质的牧师

Ch.1 火光中的少年(下)
*在八月份的最后一天我终于更新了

我回过头。在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牧师,他穿着审判庭的制服,脸色十分苍白,而且大部分被头发和口罩遮住了,只露出鲜红色的左眼。此时他正一脸严肃的盯着我,让我怀疑她的魔法是不是失效了,怎么这两天有两个人这样盯着我看…
“拉撒路前辈,”那个牧师跑了几步到我们面前,喘着气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然后又看向了我,“请把你旁边的这个人留下来。”
被那种带着侵略性的视线盯着令我感到不爽,于是我瞪了回去。不过他似乎不打算理会我们,他就弯下腰直接把那个牧师抱了起来,无视了后者发出的惊呼,“是小伊安啊,好久不见长大了呢。”
我都不知道是先吐槽他的怪力...

今天去宜家看到了超可爱的小提灯!
罗泽在Ch.0里拿着的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的!超可爱!!
(里面是黑火的话,天花板会照出来黑色的星星哦★)

[战牧]某天我遇见的有点神经质的牧师

Ch.1 火光中的少年(中)
我不喜欢医院,所以自然也没有在医院过夜。
第二天我准备去医院接他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他好像没有别的衣服了——我不认为那几块破布还能被称为衣服——就按着记忆里他的尺寸到商店里买了一套跟那个人的儿子差不多风格的衣服,虽然我的审美已经没什么好说了的,但是那个人的话应该还好吧。然而我带到医院之后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道了谢之后就默默换上跟着我离开医院了,让我有点小失望。
从医院出来不一会就到了那个人的家,按下门铃之后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不过来的不是往常的仆从,而是那个人的儿子,这就让我感觉有些奇怪了。可能是因为我这次来带着一个比他小一点的男孩子,他看上去有点兴奋,叫了一声“雷米哥...

[战牧]某天我遇到的有点神经质的牧师

Ch.1 火光中的少年(上)

卡西乌斯历47年

我第一次见到那孩子的时候,火焰蔓延到天边。
那天傍晚时分下过雨,晚上十分潮湿闷热,是夏夜常见的,不适合外出的天气。但由于那个人的「热情的邀请」,我不得不去他家。
在我到他家的必经之路上,坐落着神圣天堂的孤儿院,里面尽是由于各种原因得不到照顾的孩子。我自己小时候也没得到什么照顾,抱着补偿的心理,每次我路过孤儿院的时候都会和里面的孩子打个招呼,带点礼物什么的。今天我也一如既往的想这么做。
在与孤儿院隔了几条街的点心店买了几样点心之后,我拎着打包好的点心前往孤儿院。
这个时间也差不多是他们休息前的时间了,想着不要打扰到他们休息,我加快了脚步。然而我在离孤儿...

[不务正业]とある金龙の御茶会议

*不会剪视频也不会画手书只能瞎改词玩了
*第一视角小杰哥
*有没有dalao想做啊我想看[你滚
*原曲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议

突然从奇妙而令人不快的深深梦境醒过来 
沿着脸颊而下的汗水,实在说不上令人感觉良好呢 
曾经贝思柯德所作的那名作
不断在脑内无尽重播
哦呀
不用担心呢这比谁都更要关心我的贤者
没问题的哦,因为不论谁都再不会离开彼此的呢
将三片方糖放进杯中团团搅伴
放心吧,阿尔特里亚,今天也在运转着

喜欢蛋糕,也喜欢你
用力量维持封印的话就要与你
一起到巨石碑深处旅行!
「你讨厌我了吗?」当我那样问道
你轻抚我的头 某只龙的茶会

轻轻坐上老旧的摇椅
触不到地面的双脚,实在说不上令人感觉良好呢
萨芬特拉所作的那名作
不断在...

[战牧]某天我遇到的有点神经质的牧师

Ch.0 夏夜的试胆大会

正值盛夏,天气闷热的很,我和几个邻家的小伙伴一起在家门外乘凉。光是坐在树下聊天也没什么意思,于是顺理成章的,其中一人提出了要举办试胆大会。
“喂喂,你们知道黑山半山腰的那间鬼屋吗,我们去那里玩怎么样!”那个人一脸兴奋的煽动着我们。
“但是,黑山那么远,大人们会生气的,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有个六、七岁的女孩子怯生生的反驳。
“没关系,只要不让大人们知道不就可以了,”他站起来拍了下裤子,环顾四周发现没有引起他人注意,压低声音对着我们说,“要跟我一起去的就偷偷起来哦。”
有几个平时胆大的几个人都站起来了。我不想被认为是个胆小鬼,于是也跟着站起来了。
“不可以去的!”那个女孩子拉...

划重点

战士和牧师一对CP坚持甜甜蜜蜜甜粽子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官方发糖吗幸福来得太突然

这个冻哉 他有 辣么好看[捂心口

昨天好不容易凑齐了388抽了四发…
结果俩樱花!!!!四冻哉!!!!
我的人生圆满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
蓬莱真好啊…

Ground Zero

一个新坑吧?起名废难过的哭起来了


Class Change Application

Name of Applicant:
Shiya Mihaka

Quondam Class:
Saint

Intend Change Class:
Guardian

Application was passed

Signature of Applicant:
三羽夏 シッヤ


0.

半年前,阿尔特里亚的屏障被打破了。迷之大陆的查尔德军团,和那使女神沉睡的堕落之毒,从巨石碑之门的另一边侵入进来。以贝思柯德重新封印巨石碑为结果,无数人的死伤为代价,那场战争终于结束了。
我的老师,圣徒希瑞尔·基尔伯特,也是为此牺牲的人之一...

放学回家路上想到的 大概类似阿凡达那样 平时是三次元 睡觉的时候是阿尔特里亚
不过那样就不能休息了吧?
看下什么时候有时间写下好了

今天把樱花老婆日了 开心

每次呼吸间都会带出血液。
还温热着的血液从颈部的伤口流出,到地上便也染上了冰冷的温度。
死亡的温度。
诗耶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他每次喉部运动只会引出一声像是尖叫的声音。
一只白色的生物从远处走过来,踩过诗耶的血,爬上了他的胸膛,俯视着他。当时诗耶不知道为什么,只注意到了它爪子上的血染红了自己的白衣。
“你想,活下去。”
诗耶也从他的朋友那里了解过有关这只白色生物的情报,以灵魂交换力量和身体。只是…
“以你现在的失血速度再多再坚持2分钟,我不介意。”

诗耶有些无力的,把视线投向了那只生物。
“…活下去…”
随后,诗耶的胸口一疼,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捏碎,他忍不住尖叫出声。
“契约成立。”
它说。

[DN/骑←徒]Mermaid

一个悲伤的人鱼的故事?

双圣单箭头 有圣徒子出没


0.

人鱼,那种源自于传说中的美丽生物。她们残忍,虚伪,以那空灵完美的歌声引诱过往的水手跌入海中是她们的乐趣。

无论在哪个传说中,人鱼的眼泪都是稀有的珍品。有人说,人鱼的眼泪会化为珍珠;有人说,人鱼的眼泪能使人长生不老;有人说,人鱼的眼泪能够赋予那条人鱼灵魂。

然而,阿尔特利亚大陆上没有人见过人鱼。

没有活着的人见过。


1.

处理了近来又开始猖狂的海龙以后,这个小队的人坐船返回神圣天堂。

队长剑皇拿到了一把稀有的海龙破坏者长剑,高兴得有些忘乎所以的他拿出了这趟委托的酬金,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积蓄,包下了船上所有的酒,在船舱里开了个庆功宴。平时不怎么沾...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1 2 ————
©涟†群星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